【中國那些事兒】港媒:中國經濟發展蘊含機遇 美國父母著力培養子女學中文

  • 时间:
  • 浏览:17
  • 来源:视频网站有哪些_香蕉视频app最新地址_国偷自产短视频高清

  中國日報網10月15日電 盡管貿易戰尚未塵埃落定,望子成龍的美國傢長們並沒有被嚇倒,現在的美國孩子,特別是精英傢庭的孩子,從小開始學習中文已經成為一種流行趨勢。因為未來,中國也許是他們下一代很重要的就業保障。

  據香港《南華早報》10月14日報道,如今,越來越多的美國父母投入時間和資源,培養子女的多語技能,希望孩子能在這個各國聯系日益緊密的世界裡占據優勢。米婭•裡弗頓•阿爾珀特(Mia Riverton Alpert)就是其中之一,她有兩個孩子,大的11歲,小的7歲。

  作傢兼演員裡弗頓•阿爾珀特是個中美混血兒,對她而言,目前最要緊的事莫過於讓孩子學會說中文。她說,“80年代,我在美國中西部長大,接觸不到網絡,托兒所也講英語。”

  她說:“我多希望自己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可惜我沒有那樣的語言環境。我想給我的孩子搭建一個掌握中文聽說讀寫技能的平臺,彌補我的遺憾。”

  裡弗頓•阿爾珀特表示,“美國主要使用一種語言,所以,要想孩子脫穎而出,方法之一就是讓他掌握多門語言,這能幫他攀上成功的階梯。”

  裡弗頓•阿爾珀特通過美國政府的一個項目聘請瞭兩名中國互惠生,在她傢裡住4年,幫助她的孩子學習中文。

  比起傳統意義的住傢保姆,雇用互惠生也是更為經濟的選擇。而且,按規定,這些互惠生年齡要在18歲到26歲之間,年輕就意味著產生分歧摩擦的可能性低一些。

  近年來,盡管美國的中文學校十分熱門,美國父母卻願意效仿美國總統之女伊萬卡(Ivanka Trump),聘用中文保姆,提高孩子的中文水平。

  去年,伊萬卡•特朗普女兒阿拉貝拉(Arabella)學習中文一事,受到瞭人們的廣泛關註。阿拉貝拉16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跟阿姨學中文瞭。

  現如今,讓子女學中文已經成瞭白人精英階層身份的象征。

  有消息稱,臉書聯合創始人兼CEO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要請會講中文的阿姨。亞馬遜CEO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的孩子,甚至英國王位第三順位繼承人喬治王子(Prince George)也都在上中文課。

  賽斯•諾曼•格林伯格(Seth Norman Greenberg)在紐約一傢名為Pavilion的高檔傢政服務中介工作。他表示,在十年前,請中文阿姨的多是做生意的商人,因為他們註意到中國經濟發展迅猛。十年來,雇用中文阿姨的趨勢有所上漲。

  他說,“我可以肯定地說,在我們公司成立這57年來,美國社會對中文阿姨和傢教的需求從未達到今天這種程度。”

  采訪中我們發現,人們學習中文的原因各異,但他們都談及瞭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中國正將成為世界一大經濟體。

  索尼婭•米勒(Sonya Miller)是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名醫生,她的子女都在中文學校就讀。她表示,“這很合邏輯,想想中國有多少人,美國欠瞭中國多少債務,以及中國與日俱增的經濟實力。”

  她說,“如果你相信世界一體化,相信經濟全球化,那你必須拓寬視野,不能局限在自己的文化裡。”

  裡弗頓•阿爾珀特認為,盡管在打貿易戰,中國的經濟影響力短期內不會下降。美國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借到中國發展的東風。

  莉迪亞•卡爾森(Lydia Carlson)的女兒也在中文學校讀書。因為夫婦倆都是白人,去年和今年夏天,他們給女兒請瞭一位中文保姆,希望對孩子學習中文有所幫助。

  卡爾森在明尼蘇達州做銷售工作。她說,“女兒的中文流暢瞭許多,之前她的中文已經很不錯瞭,不過自從每天有人跟她用中文聊天,她的水平更高瞭。”

  “阿姨每天還輔導她讀中文書,提升中文讀寫能力。”

  卡爾森說,她之前在印度尼西亞生活過幾年,她覺得正是這段經歷讓她有瞭全球觀,她丈夫過去也在新加坡生活過,和她的想法不謀而合。

  過去五年來,一傢人每年都要到中國度一次假,每次都要請一位當地導遊幫女兒練習中文。

  她說,“會說中文讓女兒有機會與當地人打交道,如果總講英語就不行瞭。”

  “我們不僅想讓她知道中國與美國不同,十分令人贊嘆,還希望她知道中國有華夏文明,希望她能對中華文明有所接觸。”

  而對於那些華裔父母,讓子女學說中文也有具有情感意義。特別是,如果他們也希望孩子能跟不會講英語的親戚建立起親密的關系。

  “從身份認同的角度出發,讓孩子瞭解他們的文化,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盡管如此,讓一個擁有不同文化背景的陌生人住進傢裡並非沒有問題。

  索尼婭•米勒一傢在從密歇根州的安娜堡(Ann Arbor)搬到加利福尼亞之後,通過政府項目找到瞭兩名來自中國的互惠生,孩子也就從中文學校退學瞭。

  但是這兩名互惠生隻能在她傢住一年,不會開車也是個問題。

  裡弗頓•阿爾珀特的雙語傢庭也面臨挑戰,每次用中文聊天,她那個隻會講英語的美國丈夫就會覺得備受冷落。

  “當然有不愉快的時候,他聽不懂我們說什麼,就會感覺受到瞭冷落。不過這種時候不多,這隻是為瞭實現宏偉目標做出的小小犧牲罷瞭。”

  孫穎(音)是裡弗頓•阿爾珀特請的互惠生,她表示文化沖突是首先要面對的障礙,而且她的英語口語水平還不夠。不過,多虧瞭房東一傢的耐心幫助,來自東北琿春的她表示自己已經漸漸適應瞭美國的生活。

  她說,“我的房東一傢人幫我解決瞭租車、買手機、開車上路等等很多問題,我真的很幸運。”

  隻要美國的中文學校繼續火爆下去,雇用中文保姆和互惠生給孩子補習中文的趨勢短時間內不太可能改變。

  盡管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望子成龍的傢長們並沒有被嚇倒,因為未來,中國也許是他們下一代很重要的就業來源。

  “這些送孩子學中文的傢長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他們眼裡,世界不是一個城市或者一個州,他們擁有全球視野,並且希望自己的子女參與到全球事務中去。”